轉到正文

過幾天是我們夫妻結婚十五週年紀念日,我安排一趟花蓮之旅。

利用星期三的時間出發,一來人比較少,二來住宿也會優待很多。當天從台北出發沿著北宜公路經過蘇花公路來到天祥晶華飯店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開車的勞累使的我進飯店往床上一躺就不省人事了,老婆由於在車上睡飽了, 所以精神飽滿,未... More

我厭倦了男人的陰莖,它們只是會在我的身體裡打轉。

認識他是在一個咖啡屋裡。那時候我剛剛和男朋友分手,覺得很寂寞,所以常常去那裡消磨時間。

他的樣子比較英俊,性格也比較開朗。有一種自來熟的感覺。第一次見面我們談的很投機。也談了很多自己喜歡的話題。從他的談話中我瞭解到他是個大學生... More

我和阿菊是通過流覽色情網站時相互發點子郵件認識的,經過幾次信件來往,我得知她目前二十八歲,是某個大她十歲的包工頭的所謂「二奶」,做二奶已經有了六年的歷史,現在某私營企業象徵性地打工。在這期間,她和她以前的男朋友一直沒有斷絕肉體關係,當然,阿菊晚上是屬於包工頭的,只有白天趁包工頭不在... More

戀愛的時候,只要和小蔭在一起,我就會想入非非。我並不是想和她做愛,我只想在燈光或月光下,輕輕緩緩地解開她的衣扣,讓我飽覽她美麗地玉體,讓我撫摸她那每一寸的肌膚。

每次約會,我的目光總是急不及待地在她全身掃來掃去,我的手心熱出了汗,但我拚命控制住自己,不讓手掌魯莽地伸過去。在彼此愛... More

夏日已接近尾聲,接下就是秋高氣爽。

北市白天人車擁擠,到了此時,有點冷寂,看看手錶已深夜一點。

突然一陣笑聲打破寂靜,原來是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照常理來說,一般婦女很少在這一帶敢這麼招搖而過,更何況才十五、六歲的女孩。看穿著不像是覓了生活口而需在午夜上班,更何況... More

我叫小龍,在我們會所工作了8年了,在業內也小有名氣,所以找我做頭髮做造型的人很多,在我們會所裡,知名的設計師都有自己的單間封閉式的造型工作室。

人壽保險公司的主管–蘇蕾,就是我的老客戶了,剛忙完送走一個客人後,前台就來了電話,問我還有沒有客人了,保險公司的蘇蕾要預約,我立即告訴前...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