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工友小說

一覺醒來,腳趾頭傳來冰冷的感覺,不禁下意識地把腳掌縮進被窩裡,提腿的瞬間,才想起自己根本沒有腳。

五年過去了,我還未能從那場可怕的車禍逃脫出來,偶爾間,依會可笑地惦念著失去了的雙腿。

我側了身,掀開被單,心不甘,情不願地握住床邊那骯髒的手把,胳臂運起蠻勁,撐起上身,坐在底沿上... More

我是一個大二的學生,今年19歲,叫婷婷。我男朋友是一個醫藥公司老總的兒子,醫學碩士,1 米8 的身高,帥氣又潇灑。我見過的女人里也只有我的身材相貌能配得上他了。我們認識有半年了,他家教很嚴,我們一直都只是見面拉拉手,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了他給我寄來的生日禮物,是一套精美的性感內衣。

說... More

十八歲的她在兩年來的時間里受盡了性的摧殘,但是卻並沒有使她凋零,她由一個單薄瘦小的女孩出落成了一豐滿靚麗的大姑娘,當她一進家門把她的父親都驚呆了,她的臉圓嘟嘟的那樣白忻透紅,前挺后翹凸凹有致的玉體散發著少女特有的香氣,一雙眯眯著的笑眼那麽勾人心魄。她想靠著父親的能力給她找一分工作,... More

(第一章)

從窗外射進的一束陽光,帶著跳動的浮塵,正好射在這對男女性器的交結部位,黑白相交十分顯眼。突然敲門聲響起,“早餐時間”門外有人叫了聲。

這兩個男女年歲都不小了,男的有七十歲上下,女的五十歲,此時他們還在酣睡之中。當門再次被敲響後,那女的先醒了,推了下男的說:“叫早飯... More

(前序)

說這是「女堂」其實有所偏誤。「女堂」正名應該是「食體堂」或「食體所」,

(以便于和飯店,食堂區分)也時有男顧客來往。但男人很少獻身于此,而大都是來吃女體的。所以城市裏大大小小的「堂,館,所」都被人俗稱為「女堂」。

另外,很多診所也會兼職經營食體服務。很多人處于種... More

邱淑貞參選港姐那一年,我在港島一間成衣廠做燙衫的工作。

那是間家庭式的山寨工場, 有四部平車,一部車邊機及一張燙床。

工友們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車收送。

老闆顧著另外的生意,很少過來這裡。

所以這個小小的空間,竟然變成我和幾位女工的性愛樂園。

由於工友中 有我一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