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師妹小說

金香玉被九龍用計俘獲當成洩慾的性奴已經2個月了。

「嗚嗚!?!嗚嗚!!哦!!噢!!!……」在地牢裏,金香玉仍舊被一字腿用繩子勒著纖細的脖子反捆著雙手挺著被繩子勒的爆凸而出的一對雪白巨乳,嘴裡含著別人粗大的肉棒不停的扭動性感的玉體被幹的浪叫連連。

在她敞開的雙腿間,蜜穴中一樣被... More

華山派眾人拜別金刀王家,坐上大船離洛陽而去。令狐衝因身患重疾,自知命不久矣,無心與眾師兄弟胡鬧,終日獨自在船艙內撫琴自樂,殘度餘生。而嶽不群見此頑徒鮮有的安靜,自也樂得個清閑,整日與夫人在船上觀看兩岸美境。

殊不知,華山派所坐的大船未出洛陽境內,已被江湖中的所有黑道人物盯上了。因... More

那日令狐衝與任盈盈葬了岳靈珊。

二人在墳前拜了幾拜。

站起身環顧四周,衹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山前一池碧水,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

盈盈道:「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一面養傷,一面伴墳。」

令狐衝道:「好極了。

... More

「師兄……不要……啊……」細細的呻吟聲是從「閻門」的第五弟子「牟玉」的閨房中傳出的。

馨香整潔的閨房中,紅眠床正不住地搖動着,羅衫和紗裙散落在地上。繡帏之中,玉兒的雙眼緊閉,榛首後仰,修長的雙腳被架在雪白的雙肩上。紅色的肚兜已經被扯開,無力地垂在身側。雪白的皮膚上,泛着汗水及紅潮... More

–1–

距離上次渡假屋的雜交之旅後,已經過了兩個多月。我們一班同學的關係更形親密,是常走在一起。當然,我們時常藉著那次事件發揮,時常吃吃女孩子的豆腐,對她們毛手毛腳!

經過那次雜交之後,我們最大的轉變是心理上覺得肉體的快樂追尋,可以與心靈上的活動分開。認為只要自己的心愛的還是自... More

蘇荃計謀最足,還特別和諸女及韋小寶到全島四周查看,了解「通喫島」

的地形地物,以備一旦發生不測,或小皇帝、施瑯等派人來攻,眾人的逃生去路和會合地點,都一一反覆講解清楚,並要大家牢牢記住,以備不時之需。眾人勘察完畢,一齊回到山洞最大的一個出口處,蘇荃對韋小寶說:「大老爺相公,咱們既...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