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強暴小說

2012年3月,我來到西安工作。

因為剛工作不久,並沒有太多的收入,所以只是租個很小的單間,自己住!房間裡就一張床,電腦和電視!沒有其他更多設備!平時無聊也就上上網而已!算是臨時的小窩吧!一直一個人過的也算樂哉樂哉的!性吧首發5月哥哥結婚,回家見到外地的姑媽一家,見到了許久未見過... More

也不知過去了多少時日,張無忌始終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他腦海中仍殘留著當日衛壁干朱九真的場景,大雞巴在小穴中進進出出所發出的噗哧–噗哧的聲音,始終環繞在他的耳邊。

這天,他終於睜開了眼睛,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裡是一間裝飾的極為豪華的房子,裡邊還又許多女兒家的東西,看上去好像誰家閨... More

「鍾凱,怎麼又穿皮鞋上體育課?不長記性?還是故意和我做對?」體育老師沒好氣的訓斥,臉上的鬍渣都快掉了,「去!罰跑十五圈!」隨著體育老師一聲令下,站在隊列頭的一個小個子一臉無辜的跑向了操場。

這傻小子是這學期才轉來的轉校生,開學兩個多月了,經常穿著皮鞋上體育課,若是別的學生,老師倒... More

回想起這種事情的時候很難平靜,畢竟不是每個家庭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或者說根本不可能發生,一字一字打出來的時候還是覺得激動萬分,畢竟這弄不好下場就是上社會新聞。

該怎麼說呢?先說名字吧,我的名字叫徐向泉。

事情開始的時候大概要說從還沒上小學就開始吧。

印象中還是個幼稚園小鬼... More

九月十日,一個夜光燦爛的日子,對於W 市著名大學的某個人來說,注定是個不平靜的夜晚,因為在這一天,任輝收到了他有生以來第一張退學通知書。

任輝是這個著名大學的一名大學生,今年大四,原本平平安安的過了這個學期就可以拿到大學文憑踏入社會。沒想到,前幾日的一次多管閒事,讓他踏上了截然不同... More

1,初試催眠我叫趙小天,今年剛上高一。就讀於本市第三中學。我的媽媽劉玉珍是這所中學的老師。爸爸在本市工商局上班,整日忙於應酬,經常早出晚歸或者整晚不回家,就算回家也經常是一身酒氣。

我的媽媽劉玉珍今年42歲,但是一眼看去只會覺得她是二十七八歲的御姐美女。

“滚开,别碰我。”韩...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