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父女小說

我叫龍梅,今年26歲,家住楓橋路45號院的402室,是一個250平米的復式大房子。我的老公高義,今年34歲,8年前開始經商。他的生意做得十分順利,現在已經有五百多萬的資產了。

我在一家國有公司作職員,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 More

淫亂關係(一)

由於大陸的改革開放,黃色錄像、小說的廣泛流行,使得人們的性觀念越來越開放,政府雖然一直在叫喊著掃黃,可是這種事是無法真正掃清的,反而越掃越烈,大部份家庭都在偷偷欣賞著既刺激又誘人的色情錄像和淫穢書刊。

黃小梅是一個專賣黃色影碟和書刊的經銷商,她今年25歲,人長... More

一早醒來,便發現自己的頭有些昏昏沈沈的。我望了望屋外,雨還在下著。「是不是病了?」我掙紮了一下,卻發現自己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

「爸,幾點了?」我的幾下動作弄醒了女兒,她迷迷糊糊地向我發問道。

「我看看,七點十分。老婆,該起床上班了!」我推了一把左側的妻子,重新又躺了下來。

... More

我叫小瑜,是長女,下面有一個弟弟。

由於母親早逝,所以很早就由我在照顧家庭。

這天我剛滿十五歲,已經是國三的年紀了,早發育的同學,都已發育的完成了,晚上我安頓弟弟睡覺之後,我也就去睡了。

睡覺的時候,我感覺到有人在摸我,我醒來一看,原來是爸爸趴在我的身上,他的雙手撫摸著我... More

田子挺著己五個月的身孕從公共小巴上下來,秋的空氣又悶又熱的,走幾步她己香汗淋淋,幸好父親的家離車站不遠,田子打著傘快步走著。

進了家門,父親聽到田子的聲音忙從后院走回來,看到田子悶熱得俏臉通紅,又心痛又是高興,忙把田子迎入家中,先拿出一條毛巾讓她抹臉,又到后院去打了一桶冰涼的井水... More

深夜時分,在迷迷糊糊中,邱紅英的房間門被輕輕推開,隨後閃進來一個黑影。邱紅英並沒有睡著,聽到門被推開的剎那,一顆心咚咚地跳起來。黑影子立在她的床前,呼吸明顯地有些急促。

邱紅英沒有吭聲,因為她知道這個黑影子是誰。

黑影子喘息著,快速脫光衣服,其實身上也沒穿什麼衣服,就是一條褲...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