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爺爺小說

經過玲玲這個小鬧人精幾天的折騰之後,她的媽媽終於回來了,玲玲走了之後我總算可以消停幾天了。

我躺在床上這樣想著,完全忘了我臨走時小露和我說的話。

過了幾天之後的一個下午,我躲在被窩裡面睡午覺。突然手機鈴聲響起,睡意朦朧的我拿起手機一看,居然時杜姐姐打來的,這時候才想起來之前小... More

一、

河水不深,石頭遍佈。水在石頭縫裡流淌,發出潺潺的聲音。越往山裡走,道路就越狹窄,兩座高山像彎腰的老人坐在那裡,對視凝望,彷彿有說盡的心裡話。下了幾天雨,木橋衝垮了。村長原說馬上就要修,可見雨又要下了,又說等天氣好了再修。

我從鎮上回來,懷裡揣著大學錄取通知書,過河的時候... More

黃昏。

夕陽斜斜的射在那依然嶄新的塑鋼窗欞上,霞光透過明亮的玻璃,染紅了那粉色蘭花的窗簾。樹影在窗簾上來來回回的擺動、搖曳,時而朦朧,時而清晰,又時而疏落,時而濃密,像一張張活動而變幻的圖案畫片。

我跪在二人床上,雙肩扛著兩條雪白的大腿,雞巴在陰道裡不停的抽插著,同時雙手揉搓... More

「鍾凱,怎麼又穿皮鞋上體育課?不長記性?還是故意和我做對?」體育老師沒好氣的訓斥,臉上的鬍渣都快掉了,「去!罰跑十五圈!」隨著體育老師一聲令下,站在隊列頭的一個小個子一臉無辜的跑向了操場。

這傻小子是這學期才轉來的轉校生,開學兩個多月了,經常穿著皮鞋上體育課,若是別的學生,老師倒... More

蔡姨歷經千辛萬苦把某只旱鴨子給從黃浦江救上岸,這混蛋跳江的時候倒是乾脆利索,可到了江裡後就只知道瞎折騰,她好不容易逮住他,就跟章魚一樣纏在她身上,所幸她水性從小就彪悍,加上體力也出眾,否則非跟他一起完蛋不可,要真淪落到不明不白地屍沉黃浦江,蔡姨心想一定要變成厲鬼,搞死這個小瘋子,半... More

某天中午,我媽媽接到一個電話,電話是我外公打來的,說要我媽媽去他那裡一趟。因為我姐姐的爸爸是我媽媽家唯一的一個男的,所以我姐姐和我外公住在一起。放下電話之後,我媽媽就趕到我爺爺家裡去了。

下午快到五六點的時候我媽媽回來了,並告訴我她和我爸爸明天要回我媽媽的老家去一趟,估計後天晚上...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