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在教室的中央,四盞高溫大燈集中照射在一個金髮碧眼全身赤裸的健美女子身上,課室中的學生莫不專注於眼前的陶土,將其雕塑於接近模特兒擺弄的姿勢。

MAY是我們學校的特約模特兒,據說他是某脫衣酒吧的舞孃,年紀我看不太出來,但應該是20初頭。雖然做學術用的模特兒時薪連平時上班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更... More

我今年22歲,是一個大學阿拉伯語專業的學生,全班一共30人,有25人是女生。另4個男生長的委瑣不堪,個子又小,身體又單薄,是南方人的身材,有點像民工。

而我是典型東北大漢的身材,身高182,高中時就是校隊的主力,面貌清秀,典型的0618黃金身材,自然也就成了我們學院的院草,也是我... More

冬天。

窗外,雪花飛舞,冷風刺骨。天色已經不早了,滿園的樹木枝桠交錯,沾上了厚厚的雪白,都被暮色揉成了昏暗的一片。前後的窗戶是大開著,迎進屋子裏的不僅是冰冷的意,還有更多的暗。

那盞老舊的台燈豎立在桌子上,沒有人去打開它。襯著在風裏飄蕩的窗紗,像個修長的黑色剪影。室內的空氣寂... More

我叫林韻嬌,26歲,大學畢業三年,國企辦公室文員一枚。

剛剛工作2年,已經無數大叔大媽要給我介紹物件,公司裡也有好多男生追求我,可我本著一顆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毅然決然的拒絕了他們的好意,表面上我是乖乖女,家裡有錢有關係,大家都覺得我會是一個好妻子,可是我自己卻知道,我不是這種... More

因為美國那邊要求今天無論多晚都要把樣品確認了,不然影響到出貨日期的。所以到了富林廠,首先問了孫麗萍T-262P的樣品啥時候能出來,孫麗萍告訴我今天可能要晚些,估計要晚上10:00左右,我一聽,這肯定也回去不了,等著唄,順便了解了一下其他樣品的進展情況和修改情況,晚上吃過飯後,找曾先... More

「喂,老婆啊,真是對不起啊,我這裡正在開始籌劃新的公司企劃案,可能最近又不能回家了,妳幫我跟明兒說一聲吧。老婆,先這樣了,我這裡很忙啊,掛了。」

「怎麼會這樣啊,老是不回家,妳難道不知道我一個人在家裡帶著一個孩子,會很寂寞的嗎,而且,妳又不是不知道,妳差不多有半年沒回家了。」接電... More